华讯之声 - 你身边的资讯管家

《县委大院》,献礼剧的正午式解法

时间: 来源:钛媒体APP 编辑:赵欣悦 阅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犀牛娱乐,作者 | 方正,编辑 | 朴芳

首战告捷。

开播2小时,由胡歌、吴越、张新成等主演的《县委大院》首播酷云实时收视破2,“县委大院”关键词微信指数破亿、且搜索日环比涨了205.97%,这两组数据都打破了今年爆剧热度的天花板。

毋庸置疑,《县委大院》选取县域治理为切入口,在制作理念上延续了典型的献礼剧的正午式解法,突破尺度的社会议题剖析、老中青实力卡司的神仙打架、像素级还原的基层上班场景,似乎都继承了《山海情》等剧把主旋律叙事落到实处的优点所在。

但《县委大院》跻身爆款之路并不顺遂,一个核心问题是,《山海情》等剧是依靠底层小人物摸爬滚打、走出大山的奋斗故事与观众建立共情,但《县委大院》则全然站在领导视角叙事,似乎强要普通群众去体谅、共情领导的不容易,这种叙事路线走得过于陡峭了。

不过作为“正午出品”的献礼大部头,《县委大院》的成片质量无愧“精品”二字,后续剧情发展若能对目前的问题进行规避,我们还是很期待它后续走势的上扬。而该剧彰显出献礼剧的正午式解法,也会为今后的献礼剧项目制作提供积极参照。

议题尺度不输《人民的名义》

献礼剧的正午式解法之一:尺度。

在过往讲述官场秘事的影视作品中,“尺度”是吸引非官场剧受众关注剧集的首要看点,比如《人民的名义》的流量密码主要是拿捏住了群众喜看打贪官故事的爽感。

与《山海情》揭示大时代下底层人民的可视化苦难一脉相承,《县委大院》可能是国剧史上首次大量触碰基层发生的“老大难”干群冲突问题的剧集,数据造假、强制拆迁、工人上访等议题皆是过往国剧不敢言说的范畴。

三条线串起了这些棘手的县域治理问题。

第一条是顶层领导视角,以新上任的光明县代县长梅晓歌(胡歌 饰)为主轴,由他串联并讲述县一级领导班底开会解决数据造假、工人上访等基层问题的故事。

片中呈现了梅晓歌与县委书记吕青山(黄磊 饰)、县委副书记艾鲜枝(吴越 饰)等搭班工作的细枝末节,忙内务时艾鲜枝的果敢决断惹人敬仰,出外勤时梅晓歌向全体迁坟乡民鞠躬致谢的“小视频”尽显代县长的亲民风范。

第二条是戏剧冲突最大的强拆线,讲述了城关镇拆迁项目激化当地干群矛盾,城关镇党委书记乔胜利(王骁 饰)不得不请出以吕青山带头的县委班子前往当地调停。

比较难得的是,这条线没有站队干部或群众任何一方去铺陈情节,钉子户“民间纪检委”老邱、榨油坊夫妻有过分抢夺利益诉求,亦体现出小市民争取合法权益的某种英雄主义。而领导强拆固然损害某些群众利益,但他们在工作中表现出对事不对人的智慧,也是为民做主的具象表现。

第三条则是迁坟事件触发的干群关系线,讲述了信访局局长郝东风与不愿迁坟的亲戚们开展沟通工作,并引发梅县长向乡民鞠躬等一系列连锁反应的故事。

这条线虽碰触了迁坟难的大尺度议题,但干群沟通中展示出的县级领导公私分明、乡级干部带头签字等情节,都与现实生活中乡级基层生活形成了真实对照,该线可能是普通群众代入感最强的叙事线之一。

可以说,以三条线展开县域治理的干群工作图鉴,《县委大院》碰触的大尺度议题确实极有看点。但在几条过于零散的叙事线里,一方面戏剧冲突展示的力度还不够,另一方面也造成该剧叙事主线和主题不明的问题,不知后续剧情能否对相关问题做出优化。

基层干部们的鲜活群像

献礼剧的正午式解法之二:群像。

从《琅琊榜》《伪装者》开始,正午剧集给观众留下的一个深刻印象,就是以孔笙为代表的导演极其擅长构建一部剧的人物群像,比如胡歌、刘涛、王凯等前正午系演员都凭借《琅琊榜》获得了集体出圈的影响力。

《县委大院》则是距《琅琊榜》七年后,孔笙导演二度携手胡歌进行合作。孔笙此次还充分动用与正午相关的经纪资源,祭出了集结老、中、青不同世代实力派演员的豪华卡司,勾勒出一幅鲜活的县委干部群像。

中生代演员方面,胡歌继梅长苏后再度出演梅姓角色梅晓歌,在表演体系上也延续了梅长苏式的表演体系,多用内敛隐忍的眼神、台词和动作演出内心戏,塑造了一个年轻有为、责任心强但绵里藏针的代县长形象。

中生代的王骁则把一个镇级书记乔胜利的形象演活了,这位在《风起陇西》《天才基本法》等热剧里都异常抢戏的低调的“星二代”演员,用极富表现力的表演把一个镇级领导演出了“大男主”的风范,怒骂往家里投石群众的那场独角戏张力十足。

老戏骨则成了剧情的主要推动者。

尤勇智饰演的“民间纪检委”老邱身份特殊,既是从领导岗位退下来的“半个领导”,又是代表群众发声的普通小市民,与领导谈话常备录音笔,他的胡搅蛮缠自带锋芒,某种程度上他其实是一边监督领导工作、一边帮邻里争取权益的中间人角色。

在《清平乐》里出演铁腕太后、在《扫黑风暴》里扮演强硬局长的吴越,可以说是《县委大院》里对基层领导面貌还原度最高的角色。她一颦一笑的表演似乎都有专门设计,看她的表演就犹如你生活里遇到的女领导活灵活现地站在你面前。

新生代演出方面,张新成饰演的林志为是颇为吃重的角色。他作为刚毕业进入县委大院工作的职场小白,帮年轻观众带入其中感受体制内上班的第一课,他的这条故事线从新人角度观摩县委大院的具象工作,重要性丝毫不亚于领导线。

然而,演员表演也是该剧被诟病最多的地方。有网友认为胡歌塑造的梅晓理形象太理想化,与现实中县级领导形象出入过大;还有人认为,黄磊出演的县委书记表演出戏,看到会觉得他下一秒就要系上围裙去炒几个菜。

在犀牛君看来,胡歌塑造的基层领导身上,其实缺少的是与群众打成一片的人味和烟火气,这造成观众与之共情存在难度。至于黄磊,犀牛君倒认为他身上自带的“精明”特质为表演增添了不少层次性,其实已从他此前频繁出演的同质化小市民角色里跳脱出来了。

“沉浸式上班”的日常图鉴

献礼剧的正午式解法之三:还原感。

让观众信服你剧里发生的故事和鲜活的人物,几乎是决定剧集成败的最关键因素。而正午前作《山海情》《大江大河》的高口碑,正是因为他们拍出了最落地的脱贫致富故事和改革开放故事,让观众极为带入和信服那些故事。

《县委大院》也沿用了这样的优点,或基于生活化道具的布景设计,或动用了心理沉浸的视听手法,该剧以多场景还原出了真实感极强的体制内工作氛围,被在体制内工作的网友们戏称为“跟着张新成沉浸式上班”。

这类话题能上热搜,说明了《县委大院》可主打的一个营销方向是“体制内职场指南”。就如之前“厅局风”作为一种新世代审美在短视频爆红一样,体制内职场的“领导学”有望成为《县委大院》出圈营销的一个爆点。

然而,随着该剧剧情发展到第4集,我们发现《县委大院》好似越发滑入一个“卖惨式”领导叙事误区,3、4集出现了大段强调领导工作不易的煽情戏码,这让原本应与群众打成一片的领导形象脱离了群众。

这也是本剧叙事上一个硬伤。在现实中,能考入公务员体系的人凤毛麟角,而群众对公务员的态度也往往是“在其位,谋其事”,但《县委大院》刻意放大基层领导开展工作的种种不易,可这种“卖惨”恰恰是群众难以共情的。

总结来看,历经《山海情》《大江大河》的主旋律创作实验,《县委大院》保持了正午制作献礼剧的惯常水准,但选取领导群像叙事与观众情绪产生的错位,为该剧的后续口碑走势蒙上了一层阴影。

《县委大院》爆没爆,目前似乎还尚无定论。

标签: 县委   大院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