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讯之声 - 你身边的资讯管家

亏损加剧,二号人物离开,理想汽车还好吗?| 看财报

科技

在发布财报的同一时间公布重大人事任命,理想在打什么算盘?

2022 年 12 月 9 日,理想发布了截至 9 月 30 日的 2022 年第三季度财报。从财报基本面来看,理想 Q3 营收达 93.4 亿元,虽不及市场预期,但相较于上个月已有所增长。

然而,营收增长并未带来利润提升。在第三季度,理想净亏损创下历史新高,达 16.5 亿元,是第二季度的 2.5 倍,是去年同期的 76 倍。

令人玩味的是,在发布财报的同一时间,理想官宣了一则人事任命公告,内容显示,理想总裁沈亚楠辞职,马东辉将接替部分职务并委任为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谢炎将出任理想 CTO。

营收不及预期,净亏损创新高

从三季度的财报基本面来看,理想汽车Q3 营收达 93.4 亿元,低于市场预期的 96 亿元,同比增加 20.2%,环比增长 7%。

在业务收入中,车辆销售依然占据大头。数据显示,理想汽车2022 年第三季度的车辆销售收入为 73.86 亿元,同比增加 22.5%,环比减少 6.6%。理想方面表示,车辆销售收入同比增加主要由于 8 月底理想 L9 开始交付提升了第三季度车辆的平均售价。

从车辆的交付情况来看,理想在第三季度共交付了 26524 辆,分别交付了交付 10422 辆、4571 辆和 11531 辆产品。

图片来源:理想财报

虽然营收较上个月有所提升,但理想在本季度的亏损情况却达到上市以来历史新高——数据显示,理想汽车三季度运营亏损达 21.3 亿元人民币,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达 16.5 亿元;作为参考,去年同期为 2150 万元,上个季度为 6.41 亿元。

在经历了接连两个季度重大亏损之后,截至 2022 年 9 月 30 日,公司现金储备为 558.3 亿元。

理想方面并无在财报中对巨额亏损作出解析,但透过财报数据不难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汽车毛利率过低。

财报显示,理想三季度车辆利润率仅为 12.0%,较去年同期的 21.1% 以及二季度的 21.2% 出现明显下滑。对此,理想方面表示主要与理想 ONE 有关的存货拨备及购买承诺损失相关。除去上述影响,2022 年第三季度车辆毛利率为 20.8%。

受车辆毛利率拖累,理想汽车三季度整体毛利率仅为 12.7%,而 2021 年第三季度为 23.3%,2021 年第二季度为 21.5%。

另外,从支出方面来看,理想汽车季度研发支出 18 亿元,运营支出为 33.1 亿元人民币,销售、一般和行政支出为 15.1 亿元人民币,较上一季度均有提升。不过基于业务发展的扩大以及经营需求,支出有所提升属于正常情况。

在财报电话会上,理想汽车方面表示 2023 年研发开支计划提高至 100 -120 亿,未来研发重点将更多集中于平台研发层面,再往下是车型和底层系统的研发。从长期看,底层系统研发超于车型研发。

渠道建设方面,截至 2022 年 11 月 30 日,理想汽车在 119 个城市拥有 276 家零售店,在 226 个城市拥有 317 家服务中心和理想汽车授权的车身和喷漆店。

尽管三季度的财务表现不尽如人意,但理想汽车对第四季度的业务情况持有乐观态度。

理想汽车预计,第四季度车型交付量将达到 45000 辆至 48000 辆,同比增长 27.8% 至 36.3%;预计收入总额将达到 165.1 亿元至 176.1 亿元,同比增长 55.4% 至 65.8%。

结合理想汽车四季度前两个月(10-11 月分别交付 10052 辆、15034 辆)的交付数据来看,这意味着理想在 12 月需要交付 19914-22914 辆。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钛媒体 App,如果四季度交付量能够达到预期,理想或能实现正向盈利。

事实上,从理想汽车近五个月的交付情况不难看出,在经历了一段“理想 ONE 退场,L9 接力”青黄不接的时间之后,理想在 9 月份之后恢复了正常的交付节奏,度过了产品更新换代的交接期。

按照理想汽车的规划,理想 L9 每月稳态交付在 8 千到 1.1 万辆之间,理想 L8 每月稳态交付在 1 万到 1.4 万辆之间。

为进一步提升交付水平,理想汽车常州智造工厂已与今年下半年完成产能扩建,后续将支持理想 L9 和 L8 的生产。另外,位于北京的绿色智能制造基地也将于 2023 年底正式投产,以支持纯电车型的生产。

在财报电话会上,理想汽车方面表示,在 2023 年最重要的任务是其首款纯电车型发布和交付以及实现理想 L7 的交付。

沈亚楠离开,马东辉上任

财报发布的同一时间,理想还发布了一则重磅人事任命——

自 2023 年 1 月 1 日起,总工程师马东辉将接替沈亚楠担任理想汽车总裁并进入董事会,整体负责研发与供应群组;执行董事兼总裁沈亚楠则推出董事会,加入理想汽车流程变革委员会。其所管理的供应团队(包括供应链、制造、质量)将由马东辉接手管理,商业团队(包括销售、服务、充电网络)则由 CEO 李想直接管理;自 2022 年 12 月 12 日起,高级副总裁谢炎将出任理想 CTO,全权负责系统与计算群组。

对理想汽车而言,此次的调整是其升级成为矩阵型组织管理模式的重要举措,也是其开始从百亿到千亿规模迈进发起的新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此次人事变动发生,理想在一年内已两次更换 CTO 职位——今年 2 月,原理想汽车首席技术官王凯辞去了职务,马东辉接管了理想汽车相关技术的研发工作。

马东辉是理想汽车的联合创始人、总工程师,此前负责产品研发群组的工作,其领导的团队规模接近 4 千人,涵盖造型设计、整车电动、智能空间、智能驾驶、算力架构、研发运营等多个业务模块。

7 年来,马东辉曾主导了理想 ONE 从 0 到 1 的研发和交付,同时也参与了理想L9、L8、L7 等产品的研发工作。从 2019 年开始,马东辉曾带领团队完成增程电动、高压纯电、智能空间、智能座舱四大技术平台的研发。

此次人事调整之后,马东辉将打通产品从设计到生产交付的整个环节,涵盖产品研发-采购供应-生产制造-质量安全。

不仅如此,透过此次人事调整不难看出,接替沈亚楠成为理想汽车总裁的马东辉,已经进入到理想汽车核心决策层,其职务角色越来越重要。

一位理想汽车内部员工表示,“沈亚楠的离开是意料之中”。事实上,沈亚楠曾于今年九月两次减持理想股票——9 月 2 日减持理想汽车40 万港股,套现约 3662 万元;四天后再度抛售60万股,套现 5453 万元,持股比例由 1.71% 降至 1.68%,两次抛售累计套现超 9000 万。

据钛媒体App了解,这并非沈亚楠第一次抛售理想股票,在 2021 年 12 月 6 日至 17 日,他曾在短短 10 余天内多次减持,先后售出了 200 万股理想汽车股票,共套现逾两亿元人民币。

在创业公司中,高管抛售套现的事件并不少见,但出于当时理想汽车正深陷理想 ONE 停产引发的“背刺老车主”风波,销量、增长不及预期等负面缠身,再加上沈亚楠在理想汽车中的关键身份,抛售套现无疑为外界对理想汽车的担忧添了把火。

据钛媒体 App 了解,沈亚楠最初与李想创办理想汽车时主要负责供应链工作,2015 年开始担任理想汽车总裁,至今已有 6 年时间,负责公司整体商业策略以及业务运营,职责涵盖销售、售后服务、海外、供应链、制造、质量以及充电网络等。

可以说,除了研发和技术外,沈亚楠几乎操盘理想汽车的全部其他业务,权力仅次于李想。不仅如此,沈亚楠同时位列董事会,对理想汽车的发展战略有投票权。

从此次组织架构调整不难看出,沈亚楠脱离实际经营层面已成事实。作为理想二号人物,沈亚楠的离开势必会对理想内部带来影响,这也是理想汽车调整组织架构必然经历的阵痛。

“新造车企业经历一段过程后,自然会进行组织架构升级,寻找最适合未来汽车销售和生产的团队,组织变革是持续性的”,一位汽车行业专家向钛媒体 App 表示。

在他看来,眼下的汽车行业正处在快速发展阶段,车企需要找到合适组织架构以应对变化,“只有调整,才有生存的机会”。(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肖漫,编辑|张敏)

标签: 理想   汽车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