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讯之声 - 你身边的资讯管家

再见了,露营

科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新营销NewMarketing

现在的北方,除了深度的露营爱好者,本地人的朋友圈、小红书、抖音这样的社交软件,很少有人再提及露营。

一时间曾经被无数人挂在嘴边的露营,消失了。

至于明年,谁知道呢?有太多的因素影响着露营的走势:

疫情结束,国内外旅游恢复,是否还有那么多人会继续选择露营?

如果明年文旅局加强管控,需要持证开营地,门槛是否又要升高,投资是否要加大?小营地是否将要消失?

如果明年又有某个新休闲娱乐项目大火,露营的地位是否会不保?

明年露营也许它依然会继续,也许它将淡化在人们的主流视野。

但回顾2022年,露营这门生意确实有很多值得回味和总结。

一个露营创业者的运气

H是从2021年10月开始进入露营市场的。

他的露营品牌2022年销售额可以达到1500万,虽然净利润不算高,但足可以养活了他和团队的5名成员。

H实现了当初和“兄弟们”的目标——做一件事,可以不再去苦逼上班,还可以活的舒服些。

2021年从某大厂出来后,H闲散了一段后,一直想和朋友做点什么。当时露营并不是他们的首选,且H和团队的成员也并不喜欢露营。

但随着疫情的延续,H判断2021年的国内的露营市场只是一个开始。他们果断进入到露营用品的创业。

H从一个非常小众的品类切入——灯罩。确切的说是营地灯灯罩。在中国你千万不能小看任何一个细分市场。

H也从这个品类开始建立了信心。

H设计专业出身,也做过产品经理,他开始原创的几款有调性的营地灯罩一下就在露营圈打响。

H说十几块钱成本的灯罩,最终零售价可以卖到120元。并且销售一路走高。这让他自己都没有想到。

灯罩打开市场后,H接连又原创了营地灯和露营餐具。市场反馈不错,同时也有着很高的毛利。

做产品的同时,H也有着很好的营销和推广。

做产品的伊始,他就开通了小红书。

2022年也是小红书的露营元年,小红书不遗余力的组织各种话题和激励,吸引博主发布露营内容,同时在流量分发上也有着明显的倾斜。

H凭借着自己的设计功底,拍摄出简单但画面很美,符合小红书调性的图文和视频,也借着先发优势,快速在小红书吸引了大几千的粉丝。并将他们转化成自己的用户。

不要小看这大几千粉丝,他们粘性高,消费力强,种草效果好,并有着很好的扩散力。

但也奇怪,这些人却不在小红书下单,订单收口都在淘宝。

同时,因为内容做得好,有粉丝,很长一段时间H的小红书都能接到生活类品牌的商务单。但都被H拒绝了,他半开玩笑的说,产品做的怎么样不好说,但内容账号确实做起来了。

经营起步后,H也遇到了新的问题。原创设计不断被抄袭,甚至代工厂把自己的设计品直接发给别的品牌。

“没有自己的供应链,原创很难有保障。代工厂不仅会把我的设计分享给别家,也会把别家的分享给我。”

随着“盗版”频出,H费了很多时间做的原创,很难在市场上卖到更高的价格。H也换了思路,少量原创配合更多大众性的露营标准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商品展示页的优化和供应链成本的控制上。

靠着自己忠实的粉丝,和逐渐建立的品牌,最重要的是2022年露营的风口,H的露营用品生意在夏天开始步入正轨。

但H也说,这个生意做小还可以,如果想做大很难。现在他们还在自家办公,自己发货,自己客服,再扩大就要招人,成本一下会升高很多,而且还不能保证招聘到员工的质量。

H说,市场就是这样,等你都准备好了,明年这个可能就不火了。成本的压力他很难吃的消。好在他今年算是上岸了,那些今年入局等着开年上岸的人,H并不太看好。

营地的竞争

H这边好歹已经步入正轨,另外一个在北京准备开露营地的朋友G却一直不顺。

G从5月开始寻找北京的露营地,但考虑到明年太多不确定性,如果不在7月前开营,当年的收益就会大打折扣。

按照此前的预估,一个投资在200万的露营地,6月开营到12月,就可以收回成本,并开始盈利。

但在北京,可以露营的时间10月底就已经结束。留给G的时间越来越少。但露营地的门槛却越来越高。

北京有山有水,还愿意开放出来做营地的村子本就不多,G看过的两块条件适合的营地,都有好几家在竞价,最高的愿意把利润的40%让给提供营地的村委会。

露营的火热,让一些人开出了不太合理的价格。这也让G有点担心后续经营。

适合露营的地方找好后,已经到了6月下旬,就算能谈好费用,但还需准备物资,以及对营地进行“三通一平(通水、通电、通路,平整土地)”,最终开营时间要到7月中下旬,实际可经营的时间只剩三个月,再加上北京冬季的运营损耗,和当下不够适宜的价格,G只能将其暂时放下。

G觉得会有一波人明年死在露营市场上,不如那会再进来,也许会有更好的价格,自己也会看的更清楚。

基于创业者经历和赛道综合态势,2022年适合被定义为中国露营市场的元年。这一年露营市场的消费才被打开,更多的机构、品牌进入到这个市场,也带来更多的消费场景。

那些此前做户外用品的品牌,凭借着自己的供应链基础吃到了第一波红利,销量暴增,股价暴涨。

快速转型的民宿和度假村,此前不温不火的农场,也赚得盆满钵满。在没有疫情的周末,2000元一晚的露营帐篷根本订不到。

但第一波红利过后,2023年到底会如何?政策与资本市场的变化又将对这个市场有多大影响,没有人知道。

或许一切都要重新审视,一些露营从业者要说再见,一些人才刚刚开始......

标签: 营地   自己的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