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讯之声 - 你身边的资讯管家

“卷王”权柄更迭,马斯克或将“放手”特斯拉

科技

传闻已久的特斯拉新任CEO,这次或许要尘埃落定了。

近日,网上传出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已确认了接替他担任特斯拉全球CEO的人选。这一关键职位将由特斯拉现任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CEO 朱晓彤(Tom Zhu)出任。同时,另有消息称,朱晓彤的职责范围仅限于汽车业务,而不包括自动驾驶和机器人项目。

就此消息钛媒体App已在第一时间向特斯拉方面求证,然而尚未获得明确的官方回应。据一名特斯拉内部工作人员向外界透露,目前集团内部也没有明确该消息真实与否,不过鉴于中国市场的卓越表现,其也称该消息具有相当的可能性。

另有知情人士称,本周朱晓彤已前往得州奥斯汀,并带去了一支工程团队,以协助监督得州超级工厂产量的增加。目前还不清楚朱晓彤将在奥斯汀待多久,也不清楚他是否会继续负责特斯拉亚太地区事务。

这两则爆料消息一经发布,便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尽管目前官方尚未做出任何明确回应,不过关于特斯拉、马斯克以及朱晓彤本人的讨论已经甚嚣尘上。

对此,部分特斯拉内部员工也表示了担忧,毕竟马斯克在特斯拉的精神影响力和工作风格对公司内部影响很大,更换全球CEO很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继续发展。

那么,且不论新任人选是谁,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看马斯克本人对于特斯拉“换帅”一事的态度吧。

特斯拉“换帅”一事早有定论

实际上,特斯拉更换全球CEO一事,本身对于业内人士来讲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早在今年11月,路透社就曾报道,多名特斯拉董事和前董事在为特斯拉股东起诉马斯克天价薪酬案作证时提及,马斯克正在考虑物色特斯拉下一任CEO。特斯拉公司董事詹姆斯·默多克就曾表示,马斯克在过去几个月中,已经确定了一个潜在的继任者来领导特斯拉。

马斯克的老朋友、特斯拉前董事会成员安东尼奥·格拉西亚斯同样指出,曾和马斯克讨论过寻找一位负责销售、财务和人力资源的行政CEO。“这样,马斯克可以集中时间担任首席产品官,这是他最重要的职能。” 格拉西亚斯他补充说,因为尚未详细讨论过,他们也未曾敲定过人选。

而对于被投资者质疑管理公司太多,而又没有办法过多地将时间留在特斯拉,马斯克的回应是“坦率地说,我不想在任何一家公司担任CEO。”

尽管马斯克以精力旺盛而著称,但他也曾坦言,他所经历的“个人和职业痛苦”中,有2/3都源于管理特斯拉。在今年8月特斯拉股东大会上,马斯克就曾回应过关于继任者的话题,他在当时强调,“我会一直待到我发挥不了价值的那一天。”

就目前而言,马斯克麾下最耀眼的公司,当属电动汽车龙头企业特斯拉。此外,他还掌控着太空探索公司SpaceX、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隧道挖掘公司Boring Company,以及新收购的推特。

马斯克认为,“目前特斯拉已经拥有了一支超豪华阵容团队,哪怕有一天,我被外星人绑架到火星,特斯拉也会运营得很好。”

既然“换帅”一事就有定论,剩下的就是为特斯拉寻找一位让马斯克满意的新掌舵人了。

为何“选择”朱晓彤?

公开资料显示,朱晓彤于2014年4月加入特斯拉汽车公司,担任特斯拉中国超级充电站项目总监。同年12月,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吴碧瑄离职,超级充电站项目总监朱晓彤接任其职。

在担任中国区总裁期间,朱晓彤主导了一系列特斯拉产品中国本土化事项,并带领特斯拉在中国取得了许多方面的成功。2018年7月,特斯拉超级工厂正式批准落户上海;2019年10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投产,2019年12月30日,首台特斯拉国产Model 3轿车正式交付。

马斯克在2019年底股东大会上称,“上海超级工厂是我见过的建成速度最快的建筑。”

截至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年产能达到75万辆,是特斯拉全球产能最高的超级工厂。为了将上海超级工厂的成功复制到美国,马斯克还在今年11月从上海选派200名工程师,赴美指导弗里蒙特工厂的生产。

而在销量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11月交付量达到100291辆,再次创下月度交付的新纪录,今年以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累计交付量已超过65万辆。

同时,根据特斯拉2022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实现营业收入51.3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4.92亿元),较同期的31.13亿美元增长64.8%;前三季度中国市场实现营业收入135.6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91.41亿元),较同期的90.15亿美元增长50.5%。中国现在是特斯拉的全球第二大市场,占公司总营收比例为23.9%,仅次于美国。

这一系列业绩也让马斯克对朱晓彤的工作十分满意,其曾多次公开赞扬上海超级工厂的生产效率和中国员工的勤奋,并且调侃“美国人根本不想上班”。而这或许也是此次马斯克将朱晓彤调往得州工厂的原因之一,希望得州工厂能尽快提升产量。

此外,更有外媒报道称,朱晓彤在2022年下半年的大部分时间都穿梭在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超级工厂和德州奥斯汀总部之间,配合马斯克处理一些全球性的事务,而并非将工作重心继续放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甚至亚太地区。

由此可见,在大中华区收获喜人战果,进而接管特斯拉在亚太地区的业务之后,此次朱晓彤再次执掌特斯拉在全球的生产交付和销售业务,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另一方面,马斯克本人也是一位当之无愧的“老卷王”了,接近24小时专注工作几乎没有个人生活,对下属要求严格甚至可以说苛刻。刚刚收购Twitter不久,就将推特旧金山总部的部分办公室改造成了卧室,以方便通宵工作的员工们使用。“

Hardcore or leave”,要么“硬核”要么走人,这个词出自马斯克写给“幸存”下来的Twitter员工的一封内部信。和马斯克旗下所有公司一样,推特已经完全卷起来了,而且是不带任何缓冲的那种。

然而,就算是“老卷王”也有“卷不动”的一天,在马斯克收购推特后,引发了人们对他如何在多家公司(包括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隧道挖掘公司The Boring Co.和大脑芯片开发商Neuralink Corp.)之间分配时间的担忧,也拖累了特斯拉的股价,今年以来特斯拉股价下跌了约50%。

事实上,马斯克本人上个月也承认,他有“太多的工作”要做。那么,既然“老卷王”想要选取一个接班人,自然在“卷”这个方面要画上重点。

据此次爆料的媒体称,朱晓彤在一些关键特质上与马斯克极为接近,24小时基本上全都专注在工作上,凌晨 3-4点依旧秒回工作微信。在今年上半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疫情影响下一度停工。而为了尽快解决复产复工之后的产能恢复和爬坡问题,朱晓彤曾经在上海超级工厂的车间里“睡了两个月”。

而这与马斯克在超级工厂打地铺睡觉,睡在Twitter总部办公室的“习性”不谋而合。同时,马斯克早在2018年的财务和交付双重危机之后,就已经充分认识到制造交付和扩充市场份额是特斯拉最基本的生命线。

而新任“卷王”朱晓彤,更是近些年来被证明在制造交付和销售拓展上具备关键能力的人。

由此可见,此次传闻虽未能得到官方证实,但其仍有不小的可能性,我们也将持续关注后续的事态发展,等待官方的进一步回应。(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常笑,编辑|张敏)

标签: 特斯拉   马斯克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