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讯之声 - 你身边的资讯管家

即将彻底洗牌,防脱发市场上演“末路狂欢”

科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未来迹FutureBeauty,作者 | 吴思馨

被贪婪玩烂了的市场,必然会有新的,用诚意做大的机会。

“现在有防脱特证的,简直就是捡钱”,近日,某电商公司运营人员向《未来迹Future Beauty》感慨。

的确,防脱发市场正在井喷。据官方调查显示,我国有2.5亿人正受到脱发困扰,并且这一趋势正在年轻化,30岁前脱发的比例高达84%。而据阿里巴巴发布的《拯救脱发趣味白皮书》数据显示,我国的脱发人群还在以每年15%~18%的速度快速增长。

庞大的需求带来庞大的市场,如果算上植发、OTC治疗脱发的药品、假发以及防脱发洗护产品,中国泛防脱市场已经拥有千亿规模。在植发和OTC药品领域都已经开始诞生年营收十亿级别的大公司,比如被称为“植发第一股”的雍禾医疗(2279.HK),2021年的营收就高达21.69亿元。

然而,在这个巨大且快速增长的蛋糕中,化妆品企业的参与能力正面临“大考”,比如,在防脱发市场一路高歌的这几年,一直专注于这一市场的霸王,2021年的营收仅仅只有2.74亿元,且整体呈现下降趋势。

更重要的是,随着国家监管政策的改变,更加激烈的洗牌将在3年内彻底完成。

“育发”和“防脱”分道扬镳

2021年1月1日,随着《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的实施,对原特殊用途化妆品中的“育发产品”的管理进行了重要调整,主要体现出3大变化:

第一、“育发”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根据抚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一篇由浙江药化审评中心撰写的科普文章显示:过去,政府对育发产品的定义是有助于毛发生长、减少脱发和断发的化妆品,具有生发、防脱发、防断发三大功效。但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去除了育发功效,并在《化妆品分类规则和分类目录》中进一步明确了调节激素影响的、杀(抗、抑)菌的和消炎的产品,不属于化妆品。

这也意味着“育发”这个概念,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而原本包含在“育发”这个概念之下的三个分支“生发、防脱发和防断发”的命运则各不相同。

首先,“生发”这个概念被彻底禁止在化妆品中使用。

这来源于今年1月25日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个判例。百互润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因在广告中涉及疾病治疗功能,以及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使推销的商品与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的,被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并罚款10万元。而惹祸的这个广告宣传语就是“生发”。

其次,“防断发”产品被列为普通化妆品进行监管。

今年1月13日,广东省药监局在回答网友的提问时明确回复:防断发的释义说明为“有助于改善或减少头发断裂、分叉;有助于保持或增强头发韧性”,符合上述释义的化妆品为防断发类化妆品,属于普通化妆品。

而最被市场关注的“防脱发”则被继续列为特殊化妆品进行监管,并且需要进行人体功效评价。

第二、防脱发产品必须进行功效评价。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5月1日正式实施《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前,主管部门批准的所有特证化妆品都是没有进行人体功效评价的。

换句话说,以往在申请“育发”国产特殊用途化妆品行政许可过程中,生产企业只需要提交产品的功效成分及其使用依据的科学文献资料就可以。但从《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实施开始:防脱发产品必须通过人体功效评价试验的方式进行功效宣称评价,证明其的确有防脱发的效果后,才能进行“防脱发”宣传。

第三、还有3年零8个月过渡期。

对于监管上的这些变化,主管部门并没有一刀切。

原有取得“育发”特殊用途化妆品行政许可批件的产品,统一设置过渡期至2025年12月31日止。过渡期内行政许可批件有效期到期后,仍然可以生产、进口、销售,过渡期后不得生产、进口、销售。

对于人体功效评价,也被分成三个阶段来实施:

2022年1月1日起新注册的特证,必须按要求进行人体功效评价,并在国家药监局指定的专门网站上传产品功效宣称依据的摘要。

2021年5月1日前已取得特证的,应当于2023年5月1日前,按要求进行人体功效评价,并上传产品功效宣称依据的摘要。

2021年5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期间取得特证的,应当于2022年5月1日前,按要求进行人体功效评价,并上传产品功效宣称依据的摘要。

这一系列调整,首先催热的是检测市场。

最贵特证27家检测机构,1022条防脱特证待补

国药监局官网信息显示,我国目前一共有27家拥有“防脱”项目资质认定的化妆品注册和备案检验机构。而《未来迹Future Beauty》通过对国家药监局的数据库进行比对发现,在册的“育发”、“防脱”特证,排除已经过期的,截止到目前,还有1022条需要进行人体功效评价,并且每年还有大约100多条新增。

需求的井喷,导致防脱人体功效评价市场十分火爆,费用更是水涨船高。

“已经排到明年了。”浙江中贸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商务总监邵欢告诉《未来迹Future Beauty》,“目前在美白、防晒、防脱等特殊化妆品人体功效测试中,防脱是起步价最高的一类,测试下来基本要30万元左右。但国内这块市场前景广阔,依然有许多品牌和企业希望拓展防脱品类。”

测试费用的高涨,除了因为供需问题,还和评价方法有关。

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2021年3月2日发布的《化妆品防脱发功效测试方法》,根据要求,要完成“防脱发功效测试”,每次至少需要60人,分成30人每组,受试者至少要连续使用产品12周。并且受试对象的选择还有诸多限制,比如,要求3个月内没有使用过任何防脱/育发产品等。

“疫情后,首先受试人群的招募就十分困难,受试时间也会被核酸检测等疫情相关因素阻断,整体时间会拖得更长。”邵欢表示。

尽管如此,中外企业注册防脱特证的热情仍然很高。不过,《未来迹Future Beauty》盘点国家食药监局公布的数据也发现,从2021年开始,拿到防脱发特证的产品,虽然仍然高于过去5年的平均值,但和高峰期的2019年和2020年相比正在迅速减少。

究竟是什么卡住了企业获取防脱特证呢?

原料卡脖子,洗发水是否真的能防脱发存疑?

“对于企业来说,5年过渡期给得足够了,时间不是问题。”国内某研发专家表示,“过去妆特字号仅代表对产品安全性的认证,并非指国家药监局认同产品的‘防脱发’功效。所以问题在于,许多产品可能根本就测不出来所谓防脱功效。”

这里面,最核心的是原料。

他告诉《未来迹Future Beauty》,目前在世界范围内,用于防脱洗护的热门原料整体上可以分为“化学派”和“植物派”:

“化学派”的代表原料是:酮康唑、米诺地尔以及和米诺地尔结构类似的Kopexil亚美尼斯(二氨基嘧啶氧化物)、Kopyrrol可比落(吡咯烷基二氨基嘧啶氧化物),以及司坦莫辛,精氨酸,咖啡因等。

但这部分原料有的只允许在药品中使用,比如米诺地尔、酮康唑;还有一部分属于一些大公司的专利,比如亚美尼斯和司坦莫辛就都是欧莱雅的专利;剩下被证明的确有效的化学原料成本并不多。

“植物派”则原料数量众多,包括何首乌根提取物、苦参根提取物、侧柏提取物、人参根提取物、当归根提取物、三七根提取物等等。常见于国产防脱育发产品配方。霸王、上海章华、北京章光101、名臣健康、拉芳家化、深圳伊斯佳等品牌防脱产品均主打以上几种功效原料。当然,也有一些跨国公司开始关注这一领域,比如皮尔法伯公司就有自己的植物专利防脱原料“巴西人参”。

但“植物派”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基础科研不扎实,比如广为人知的生姜能促进头发生长就被无数医生辟谣,被认为没有任何科学和临床支撑。当然也有部分植物提取物已经完成了基础科学研究,比如侧柏叶提取物,2013年,韩国研究人员进行了小鼠实验,发现热水提取的侧柏叶浓缩液(有效成分浓度高),在小鼠身上的生发效果要强于1%米诺地尔溶液。

“但这些科学实验,也都是在动物身上进行的,并且是驻留式的涂抹,这些成分被添加到洗发水当中经过稀释,然后又被冲洗掉,这真的能有效吗?”某国产老牌洗发水企业的掌舵人就深受此问题困扰,为此专门启动了防脱新原料研发,但默默进行了几年,目前仍无真正的收获。

这样的困境也造成了目前整个防脱化妆品市场的乱象:在以洗发水为主力产品的中低端防脱发市场,国产品牌占据主要地位,但恶性竞争,乱象频仍;而在防脱精华等高端品类中,则被欧莱雅集团旗下卡诗、皮尔法伯旗下馥绿德雅,以及日本柳屋生发液等进口品占据。

馥绿德雅在2021年双十一销售额突破7200w,同比增长162%,而卡诗几乎就是所有高端洗发水的“天花板”。

危机重重:一边疯狂套证,一边违法添加

监管趋严、原料卡脖子、办证费用高昂,三重挤压下,中国的化妆品防脱发市场就像正被“逐渐收网的鱼塘”——氧气和水越来越少,所有的鱼都开始“末日狂欢”,迎来最乱时刻!

“群雄乱舞。”一位业内研发工程师表示,“有些配方测不测得出来功效都是个问题,所以一部分企业干脆不做新证了,就在过渡期内疯狂卖产品。”

而一部分原本没有特证的企业,也抓住空档期“套证”入场,其中还不乏“获奖产品”。

《未来迹Future Beauty》就发现,曾获得2021年度天猫金妆奖TOP单品奖的“KONO生姜防脱固发洗发水”,与“高缇雅防脱固发洗发水”的育发特证同为“国妆特字G20150716”。

而在京东、天猫等主流电商平台上,这个“国妆特字G20150716”,至少被魔香、VHE、9CC、HeyBro、硬核医生,甚至国产知名品牌飘影等数十个产品同时使用。

像这样“一证多牌”的套证现象,在当下的防脱发洗发水市场,极为普遍。比如2021年上线的新锐品牌“地球主义防脱固发洗发水”与“简颜轻凯捷防脱育发洗发水”对应的批准文号都是由肇庆市凯捷科技有限公司注册的“国妆特字G20190768”。发茉莉、bodyaid博滴和琴叶三个品牌则共享一张特证“国妆特字G20171993”。

《未来迹Future Beauty》通过梳理国家药监局的系统发现,目前在有效期的育发和防脱特证进口品加国产品一起,只有1022个,而打着育发和防脱标签的产品,在天猫就至少有4800个。也就是说,市面上正在销售的防脱洗发水,起码5倍于国家批准的数量,套证的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除了套证,为了让洗发水有效果,违禁添加性激素、药用成分等也是防脱发市场的严重乱象之一。

2021年1月28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5批次化妆品检出禁用物质的通告》(2021年第9号)显示,生产企业/代理商名称为广州莎莎化妆品制造有限公司,产品名为德生源育发健发养发液(批次:DSY015A20)被检出禁用物质米诺地尔。

2020年,浙江章光101有限公司旗下两款章光101的育发产品(章光101F发珍育发液和章光101育发剂),也被检出含有违禁成分黄体酮,含量分别为0.024μg/g和0.026μg/g,,被福建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

截自福建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

据了解,黄体酮又称孕酮激素、黄体激素,是一种孕激素。米诺地尔则是一种外用药用防脱成分,这两种原料都被《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列为禁用物质。

“还有三年多时间,最后的疯狂过后,没科研实力的品牌会退出防脱市场,而剩下的真正有实力的品牌将迎来真正的红利期。”上述研发工程师认为。

谁将在3年后迎来市场红利?

防脱特证哪家多?

《未来迹Future Beauty》经过全面分析国家药监局公布的数据发现,现有还在有效期内的国产育发和防脱发852个特证分散在488家公司所有。显示这一市场极为分散,竞争尤为激烈。

其中拥有最多特证的是霸王(广州)有限公司和北京章光101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前者拥有35个有效特证,后者拥有27个有效特证。

国产防脱发/育发特证持有排行榜 根据国家药监局数据整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霸王和章光101从2021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获批新的特证。不过霸王(广州)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汪亮告诉《未来迹Future Beauty》,“目前已经在申请新的特征。在原有中草药成分配方,与广州中医药大学、南方医科大学共同产学研的同时,也结合当下和未来流行的新成分,进行配方升级。”据了解,二氨基嘧啶就是其尝试结合的热门原料之一。

而从2021年开始,获得新证最多的则是珠海伊斯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广东嘉丹婷日用品有限公司(澳雪品牌)。对此,伊思佳股份总经理梁雪则表示:“非常看好防脱发市场!伊斯佳会继续布局防脱市场,这也是伊斯佳擅长的头皮功效领域。”

而在进口领域,则是另一翻天地。目前拥有有效防脱证件最多的是LG生活健康股份有限公司和株式会社爱慕希信实。而从2021年开始,获取新证最多的则是LG、爱茉莉太平洋和皮尔法伯。

进口防脱发特证持有排行榜 根据国家药监局数据整理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洗护领域的龙头企业,宝洁公司曾在2012年前后,在国产和进口两个方向,各注册了不下10个防脱发特证,但是这些证件到期后都没有续签,宝洁公司是否已经放弃了这一市场?在监管政策发生改变的当下,是否会卷土重来,则不得而知。

纵观现在的防脱发市场,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一边是正在末路狂欢,准备最后捞一把的企业;另一边,则是正重金投入,准备大干一场的企业。每一个被贪婪玩烂的市场,都有新的,用诚意做大的机会。

我们由衷地期待,新进场的企业都能带着更多的诚意而来!

标签: 功效   化妆品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