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讯之声 - 你身边的资讯管家

威马还有救吗?|钛媒体深度

科技

再不上市,威马可能就要倒闭了。

近日,有报道指出,威马计划借壳“Apollo 出行”(即 Apollo 智慧出行集团有限公司)在港股上市,并指出威马在不断寻找新的融资途径,以解决当下遇到的资金问题。

在消息曝光之后,双方迅速作出回应——威马方面表示对市场传闻不予置评,而Apollo出行则发布公告表示目前拟收购一件从事智能电动车的公司。

一时之间,威马陷入借壳与被收购的迷云之中。

事实上,自威马在今年 6 月提交招股书以来,由于糟糕的业务情况,威马始终处于舆论中心,降薪、裁员、关店等消息甚嚣尘上。

而今,在威马招股书失效不久后又被曝出借壳上市、被收购等消息,不难看出,威马业务情况已十分危险。

作为威马掌舵者的沈晖,此时正在下一盘大棋,以将垂死的威马送进二级交易市场,而 Apollo 出行,就是这场资本运作的其中一颗棋子。

抱上新大腿,威马或借壳上市

威马和 Apollo 出行扯上关系并非偶然。

早在 2021 年第四季度,威马汽车通过换股安排,持有 Apollo 智慧出行集团 28.51% 股权,成为最大股东,沈晖也就此成为联席主席兼非执行董事。

需要说明的是,此处的“Apollo 出行”并非百度旗下自动驾驶出行平台 Apollo,而是一家已经在港股上市的出行公司,前身为“力世纪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2 年。

2020 年 3 月,力世纪收购了欧洲超跑开发商 Apollo Automobil 86.06%的股份,完成业务整合后,为重塑品牌将公司英文名改为“Apollo Future Mobility Group Limited”。今年9月,中文名力世纪也更名为“Apollo 智慧出行有限公司”。

一顿操作之后,Apollo 的主营业务却并非以出行为重,而是销售珠宝、钟表。截至 2022 年 9 月 30 日的中报显示,其营收大头却并非来自出行业务,而是来自销售珠宝、钟表等商品所得,出行业务仅占总营收不到 1/3。

在威马借壳 Apollo 出行在港股上市的消息曝出后,Apollo 出行在当晚发布公告表示目前拟收购一件从事智能电动车的公司——尽管没有具体提及公司名称,但答案已经不言自明。

结合威马的现状不难发现,无论是借壳上市还是被收购等消息的传出,并非空穴来风。

12 月 1 日,威马递交港交所的招股书已处于失效状态。虽然招股书失效并不意味着 IPO 失败,但企业需要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联交所再继续招股书审核及聆讯过程。对现下负面缠身、资金见紧导致业务开展受阻的威马而言,要想通过审核、完成独立上市,难度并不小。

然而,面对日渐捉紧的资金状况,失血严重的威马必须快速找到资金输血。有消息称,沈晖在第三季度曾向广东国资寻求项目融资,但并未获得好结果。

在沈晖的棋局中,威马并不是只有上市这一条路可走,Apollo 出行就是变数之一——借助 Apollo 出行,威马或将以一种特殊方式进入二级市场。

“威马已经是 Apollo 出行的最大股东,如果拿到了这家上市公司的实控权,通过定向增发再收购威马,威马便能够借壳上市,”一位业内专家向钛媒体App表示。

该专家还提到,这种方式具备可行性,且能够规避独立上市的诸多审查,“即便威马未必能在二级市场融到足够的资金以维持业务发展,但总比不能流通强,既可以给予投资人一个交代,对于 Apollo 出行也是个利好。”

对威马而言,这是最后的自救措施。于内,威马资金压力持续吃紧,难以支撑大规模生产支出,且核心团队的利益无法保证;于外,威马需要给股东和资本交代。

通过一系列的资本操作,威马表面卖身,实则换壳登陆二级市场进行融资。可以预见,如果这一方式行之有效,或能短期解决威马资金短缺的燃眉之急。

降薪、裁员、关店,威马急需输血

截至 2021 年末,威马账面上现金流只有 41.56 亿元。由于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叠加外部融资受阻,威马失血日渐严重,进而引发团队流失、裁员、关店等事件。

11 月 21 日,一封威马汽车CEO沈晖发布的内部信在网上公开流传。

内部信显示,为了应对资金压力,威马汽车将通过一系列财务措施降低运营成本,包括管理层带头主动降薪一半;其他员工发放 70% 的基本工资;将公司发薪日从次月 8 日发放上月工资调整为次月 25 日发放上月工资;本年度不再发放额外奖金(第13薪)、留任奖金(第14薪)及年终奖,暂停发放购车补贴。

一位威马内部员工告诉钛媒体App,在内部信公开之前,其部门已经开会通知了降薪一事。钛媒体App发现,今年 10 月就已有多位认证为“威马汽车员工”的网友在社交软件上发布降薪消息。

降薪带来的最显性的影响,是团队人员的流失。“宣布降薪以来,半个月时间企业微信群少了 750 人”,该内部员工向钛媒体App透露。截至发稿,威马内部仅剩 2540 人。

“有的是自己走的,有的是被裁的。大概率拿不到赔偿,公司估计也赔不起了。”威马内部员工对钛媒体App说。

有消息指出,大多数成都产研部门员工的合同到期后将不再续签,可以预见,威马后续研发体系也将受到影响。

有网友指出,发放 70% 工资让基层员工本就不多的薪资雪上加霜,而高管即使薪资减半,却也是百万级别。公开资料显示,威马汽车三位执行董事杜立刚、侯海靖、毕仕宇的薪酬分别为167 万元、235 万元和 207 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沈晖就曾因“年薪 12 亿”引起争议,虽然这并非其实际到手的薪资数额,是由普通薪金(约 201 万)与受限制股份两部分组成,但假设威马能够如愿借 Appllo 出行之力实现上市,或许能够完成相应的股份兑现。

除了人员流失,威马线下店也在接连关闭。有消息称,威马在上海的 20 家门店现在只剩下 12 家,一位威马内部员工向钛媒体App印证了这一情况,“据说撤了近一半的线下店,上次去虹桥附近的门店,店里也没有销售。”该员工说道。

有威马经销商表示,新车交付时间没办法保证,无法给客户准确的交付时间,也不敢收取定金,只能关店止损。

该经销商所说的新车,是指迟迟难以量产的 M7。自去年 10 月发布以来一直处于预热状态,作为威马最新旗舰轿车,M7 本该承担起销量重担,如今却因为拖欠供应商账款导致核心零部件断供、工厂停产而陷入停滞。

种种迹象表明,如今的威马已是一地鸡毛。威马急需外部输血以存活,然而现实的问题是,即使能够进入二级市场流通,威马就能得救翻身吗?

上市融资救得了威马吗?

先看外部环境。

在二级市场一片低迷的当下,资本对新势力车企的热情已不如从前,且有了更为理智的判断与审视,连蔚小理这类头部新势力的股价都在节节跌落,更不必提已经掉队的威马。

今年以来,新势力车企港股股价一度腰斩,截至发稿,蔚来、理想、小鹏、零跑相较于今年年初分别跌了35.05%、75.42%、23.76%、33.23%。

于内,威马业务掉队已成事实,再加上资金缺口不断扩大的财务状况,威马已危在旦夕。

透视威马的财务状况不难发现,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业务情况十分糟糕。2019 年至 2021 年间,威马的总收入分别为 17.62 亿元、26.72 亿元、47.425 亿元;然而亏损却高达 41.45 亿元、50.84 亿元、82.06 亿元,合计亏损达 174.35 亿元。

截至 2021 年末,威马的流动负债总额已经达 94.77 亿元。不仅如此,有消息称威马流动负债今年年底预计会达到 200 亿元到 250 亿元之间,已经处于严重资不抵债的局面。

今年 4 月,威马再次向银行借入两笔贷款,本金总额 10 亿元,用作营运资金,代价则是威马将湖北黄冈和浙江温州制造工厂里的部分物业用于抵押,若拖欠相关借款且贷方强制执行抵押,意味着生产会受到重大影响。

有内部人士告诉钛媒体App,当时威马资金已经十分紧张,锁紧了大部分财政支出,砍掉了很多研发费用、营销费用以及固定支出。

财务暴雷只是威马内部众多症结的表象之一,巨大的资金漏洞使威马陷入颓靡的恶性循环——当工厂停摆、技术研发跟不上,何以谈产品竞争力?车卖不出去,营收从何而来?

“产品跟不上了”,一位熟悉威马的业内人士向钛媒体App表示,“威马一直在用同一个平台推出不同车型,而别的车企一直在进步。”

智能驾驶层面,威马早已将主动权交到百度手中。有消息称百度在对威马投资时约定威马不能自己做自动驾驶,而是需要用百度的 Apollo 自动驾驶系统。“威马没有权利更改百度辅助驾驶系统的配置,甚至连相互冲突的仪表盘颜色都不能改动”,一位威马内部员工说道。

产品缺乏竞争力,威马的销量也被甩开不止一个身位。公开数据显示,威马汽车 2022 年前 11 月销量仅有 32302 万辆,近三个月销量分别为 5005辆、1117 辆、3018 辆。作为曾经与蔚小理比肩的新势力车企,这一销量表现可以说十分惨淡。

对威马而言,其缺乏的不仅仅是资金,外部输血只能维系一时,缺乏自我造血能力才是核心症结。

“威马今天的局面不是某一特定时期,某个单一因素造成,是整个复杂系统失衡导致的综合结果”,一位熟悉威马的业内人士向钛媒体App表示。

回望威马的发展,成立 7 年以来,威马已然错失了太多的时间和机会,频繁的人事变动、核心业务走向失衡等,致使威马在产品、技术各个维度上错失了关键发展时机。

如果无法修复残缺的躯壳,威马的终局,似乎已可以预见。(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肖漫,编辑|张敏)

标签: 亿元   资金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