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讯之声 - 你身边的资讯管家

造车新势力格局生变,“蔚小理”已然掉队?|钛媒体焦点

科技

在经历了“金九银十”各种集中促销活动之后,11月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各大车企传统的“交付大月”。日前,造车新势力品牌也在第一时间陆续公布了各自的11月交付成绩单。

哪吒汽车继续以15072辆的成绩领跑,不过区别于此前的持续冲高,本月交付量环比小幅下跌。理想汽车、蔚来汽车以及零跑汽车均实现了不同程度的环比增长,尤其是理想以及蔚来两家重回榜单前三,同时还分别以15034、14178辆成绩创下单月新高。

而与之相对的,去年的新势力销冠小鹏汽车则明显有些“掉队”。虽然小鹏本月交付量也实现环比增长,但5811辆的交付成绩明显难以进入第一梯队了。

在“传统新势力”方面,吉利旗下的极氪汽车凭借11011辆的交付成绩获得榜单第四名,并且连续三个月实现交付量破万,同比增长达447.3%。而背靠华为,近几个月销量势头较猛的问界,受限于疫情反复、供应链紧张等多重影响,自今年3月以来首次出现了销量环比下滑。

纵观11月新势力品牌的交付情况不难看出,面对哪吒以及零跑等二线造车新势力品牌的冲击,“蔚小理”三家或反击,或被迫掉队,差距已逐步拉开。

同时,随着极氪、问界乃至于广汽埃安等背靠传统车企的“新生势力”逐步崛起,现有市场格局或将迎来一轮“重新洗牌”。造车新势力之间的竞争仍将继续,但昔年“蔚小理”三家独占鳌头的时代或将一去不返。

“后来者”哪吒、零跑冲击势头逐步放缓

如果要说近年来,谁是造车新势力中最大的黑马,那么一定非哪吒汽车莫属。

从过去的表现来看,2020年哪吒汽车全年销量仅为15091辆,而到了2021年,其销量便飙升至接近7万辆,同比增加362%。截至今年11月,哪吒汽车本年度累计销量达到144278辆,同比增长142%,距离完成自己制定的15万辆年交付目标也仅差不到1万辆。

可以说,依托“低价走量”的营销路线,身为二线造车新势力品牌的哪吒汽车,其销量水平已经成功杀入新势力第一梯队。连续29个月的同比增长,也让“蔚小理”感受到了来自“后来者”的压力。

当然,身为“后来者”想要彻底打破头部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格局,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哪吒汽车10月上险量仅为9832辆,与官方公布的交付量相差8184辆,这也让哪吒汽车成为交付量与上险量差异最大的新势力车企。

销量增长态势减缓的背后,是哪吒汽车B端销量占比过多的质疑,这也是整个行业认为,哪吒汽车尚没有真正实现逆袭的原因之一。

而从本月的交付量榜单来看,同为二线造车新势力代表的零跑汽车,也交上了一张与哪吒如出一辙的“试卷”。同样是冲击第一梯队,同样是主打中低端市场,而表现也是同样的后劲不足。

根据零跑汽车公布的交付数据,其11月共交付8047辆,相较于10月的7026辆环比增长了12.7%,虽然交付情况有所好转,但是相比于4月夺得新势力销冠之后,月均轻松突破万的销量表现还是差了不少。

究其原因,一方面还是零跑自身交付困难以及质量问题的“阵痛”仍在持续。而另一方面,仍是基于此前零跑港股上市后,首日破发的持续影响。

如果说量产交付是新造车浪潮的“入场券”,那么能否IPO上市,打开新的融资通道,便是决定品牌存续的“敲门砖”。

作为先行者,“蔚小理”通过率先登陆资本市场,尝到了新能源汽车风口的第一波红利。今年在销量上冲得最猛烈的零跑和哪吒,也先后走上了这条道路。

从零跑汽车的上市表现不难看出,现阶段的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集体看空的冷淡态度。而近期深陷“降薪风波”的威马汽车更是在IPO途中屡屡碰壁,甚至连11月的交付数据都还未对外公布。

虽然二线造车新势力们正在先后上演新一轮的IPO生死时速,然而,事实证明不管IPO成功与否,这条路都注定不太好走。

诚然,零跑的破发很大程度是因为资本市场的态度转变,但不管怎么说,企业的亏损却是实实在在。

同时,“低价走量”的营销策略,使得零跑、哪吒等二线造车新势力销量快速窜起,在行业中收到“逆袭”的欢呼声。然而,长期处于中低端市场也让品牌价值难以得到提升,且销量规模尚未摊平成本压力,依旧处于亏损状况。

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张勇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哪吒汽车内部测算,销量达到30万到50万辆,才能够初步形成规模化的能力,同时做到盈亏平衡。”

威马汽车CEO沈晖更是发出感叹,“现在看新势力销量榜就像是看“亏损榜”,卖得越多亏得越多。”

总的来说,曾经的二线造车新势力品牌,从中低端市场出发已经成功打开局面,对“蔚小理”的头部地位产生了冲击。然而,这种态势随着自身问题的逐步凸显,以及盈利状况的多重压力,将呈现逐步放缓的态势。

未来,无论是蔚小理还是这些“后来者”们,如何继续坐稳新造车头部梯队的位置,进而实现真正的盈利,将是其现阶段亟需思考的问题。

“蔚小理”陷入增长瓶颈期

就在去年,小鹏夺得了造车新势力的年度销冠,全年总共交付98155辆,同比增长高达263%,紧随其后的蔚来以及理想,也都达到了九万辆水平。

虽然,“蔚小理”三家都没十万辆的销量目标,然而彼时整个行业几乎都已经默认,蔚小理将继续保持大幅增长的态势。

今年一开年的表现也仿佛证实了这个预测,各大造车新势力品牌信心满满发布了自己的年度目标。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就曾表示,“小鹏汽车2022年要确保25万辆,向30万辆发起冲击。”

然而,现实却远没有当初畅想得那般美好,现在看来如果没有奇迹,“蔚小理”三家的既定目标注定无法实现了。

过去一年的时间里,蔚小理接连“掉队”,先是蔚来在第二季度销量腰斩,随后理想又深陷舆论漩涡,销量惨淡。喜获上半年新势力头名的小鹏,更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9月、10月两个月销量成断崖式下降。

诚然,从11月的交付数据来看,理想以及蔚来两家,分别以15034、14178辆的交付成绩创下单月新高,与头名哪吒汽车的差距也被大幅度缩小。而小鹏汽车虽然没有明显转好,但也总算止住了下跌趋势。

但不容忽视的是,短暂的回升并不代表“蔚小理”重新回到了高速增长期。2021年,蔚来、理想、小鹏分别实现了109.1%、177.4%、275.2%的同比增速。而这个月虽然销量反弹,但蔚来和理想的同比增速仅为11%和30%。其中虽然有“蔚小理”集体进入了新老车型换代期的影响因素,但整体的趋势可能不会改变。

可以说不管各方接受与否,“蔚小理”三家头部造车新势力的增速确实在持续放缓。就像任何一款车型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一样,先一步出发的“蔚小理”也已经率先步入弯道,难以一直保持此前的高速增长态势了。

既然三家增长态势逐步放缓,随之而来的各种“阵痛”或将成为“蔚小理”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主旋律。

实际上,从2019年蔚来遭遇融资危机开始,“掉队者”的身份也不停地在“蔚小理”三家中轮转。对于小鹏汽车来说,P7和G9的销量问题也都还有解决的空间,一时的“掉队”并不可怕。其实,跨过了年销10万辆的门槛,即使面对“多方围剿”,现阶段“蔚小理”的生存问题其实也是不用担心的。

但正如何小鹏所担忧的那样,接下来的头部新能源企业即将面临增长放缓的困境,同时传统车企与曾经的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也在奋力赶超。单凭一两个核心卖点,就能在细分市场呼风唤雨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何保持乃至于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将是“蔚小理”三家下一阶段的关键所在。

极氪、问界等“传统新势力”优势显现

近年来,随着新能源车型渗透率的逐步提升,以极氪、问界、深蓝、岚图、极狐、智己等有着传统车企背景的“传统新势力”不断涌现市场。而今年下半年,不只是二线造车新势力在销量端呈现出了积极赶超“蔚小理”的增长态势,部分“传统新势力”们也已经逐步寻得了各自的前进方向。

作为吉利旗下的新造车品牌,极氪汽车率先公布了其11月的交付数据,月度共计交付新车11011台,同比增长447.3%,环比增长 8.8%。截止至11月,极氪汽车总累计交付量达到了66611台,连续两月突破万辆大关,距离全年7万台的交付目标也已近在咫尺。

众所周知,在极氪001上市初期,因芯片性能不足导致的车机卡顿曾导致产品口碑急剧下滑。今年7月11日,极氪汽车CEO安聪慧宣布将对所有极氪001的用户免费升级搭载8155计算平台的全新智能座舱。整整3亿成本的“豪赌”,也成功地化危机为口碑,而这也正是触发极氪品牌销量上升的关键节点。

可以说,当“传统新势力”迈过了初期交付和智能化的界壁,依托传统车企的造车经验,优势也将逐步显现。

与之类似的还有问界,尽管华为极力否定与AITO的绑定关系,但消费者已经自动在问界前面加上了华为的前缀。同时,依托于东风小康的造车技术支持,问界品牌一下子便集齐了至关重要的“两块拼图”,成为下半年的另一匹黑马。

自今年3月份开启交付以来,问界系列销量逐月递增,并在8、9、10月连续三个月销量破万,这对于一个新生品牌而言无疑是开创性的成绩。不过,从11月公布的交付数据来看,问界系列共计交付新车8262辆,环比下降了31.3%。这也是其自3月交付以来首次出现环比下滑,令人颇为意外。

对此,AITO官方表示,主要是受疫情反复及供应链紧张等多重影响,尤其是11月重庆等多地疫情给企业生产交付等环节均带来一定压力,赛力斯重庆工厂,部分AITO用户中心和部分华为体验店受到了较大冲击。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传统新势力”品牌都找到了自己的前进方向。同样是背靠传统车企,同样是与华为深度合作,北汽蓝谷寄予厚望的极狐汽车却明显还处于“迷路”阶段。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10月,极狐累计销售新车11669辆,还不如问界10月一个月的单月销量。

此外,还有媒体爆料称,北京汽车欲效仿赛力斯深度捆绑华为,与华为联合研发一款新车,并且将不再使用极狐标,这也让如今极狐的处境显得更加尴尬。

深度捆绑华为,借华为之力探索全新的商业模式,或是北汽走出困境的一个机会。然而,对于极狐来说留给它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小结

随着新能源国补退坡临近,目前以小鹏、哪吒为代表的多家造车新势力品牌相继推出了限时保价政策。对此,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曾表示,年末购置税补贴和新能源补贴政策到期前会促进提前购买,明年春节前的提前消费预计会更多在年末体现。

同时,也正因为新能源国补退坡的临近,使得明年的新能源市场充满了不确定性。主打中低端市场的二线造车新势力品牌将直接承受国补退坡的影响,而“蔚小理”等一线造车新势力品牌的处境,虽然称不上寒冬,但也将直面“传统新势力”的挑战。

届时,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格局也将迎来新一轮“重新洗牌”,谁又能脱颖而出?谁又会默默退场?一切都还有诸多不确定性。(本文首发太媒体App,作者|常笑,编辑|张敏)

标签: 哪吒   新势力

评论留言